《中国教师》杂志社 与 绩优堂 联合创办!

慕课培训 > 正文

在线教育成最火创业领域之一 从免费到盈利有多远

  在线教育改变了人们获取知识的渠道,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教育公平。CFP供图

 

  在线教育已经成为当下最火的创业领域之一。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曾表示,将把在线教育作为重点打造的新业态新产业之一。马云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说过,教育行业排在未来十年的投资计划清单首位。这其中,在线基础教育是公众关注的重点。

 

  政策利好和市场热度双重作用下,在线基础教育能否使学习资源打破空间的界限输入贫困、偏远地区,解决教育公平问题?创业公司的热情怎样才能契合学生、家长和老师的需求?

 

  优质教育内容难以普及,很多孩子守着电脑不知道学什么

 

  腾讯课堂近期发布的《2014年K12教育市场分析报告》(K12,指从幼儿教育到小学、初中、高中的教育——编者注)显示,在线教育现有用户81%分布在一线城市和省会城市,这些用户家长大多拥有高学历、高职位、高收入,会为线上、线下两种辅导方式同时付费。

 

  北京市一位初中学生家长付伟是在线教育的用户,他觉得游戏化、科学化的题目设计对孩子的学习有帮助,他也会上网检查孩子的做题得分情况。不过他有一个疑问:如果在线教育普及,对于那些上网不便或者家长根本就不会上网的孩子来说,他们之间的差距会不会变得更大?

 

  “有人担心数字鸿沟,我认为恰恰相反。”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尚俊杰表示,在线教育只要在大城市能发展起来,二三线城市乃至乡村的家长很快会有所了解。因为即使没有电脑,几百元的智能手机也可以上网了。互联网使得不同地方的人们每天了解到的信息大体相同,这样观念会迅速均衡,而观念均衡会促进现实中的教育均衡发展。

 

  “一起作业网”CEO刘畅觉得,当前教育不公平往往不在于硬件,而是内容。我国教育硬件水平发展很快,“走进三线城市的教室,能看见电子白板。即使在贫困的山区里,希望小学也配备了电脑”。

 

  可是在北上广大城市以外的广大地区,多数优质的教育内容仍然收费高昂甚至难以触及,很多家长和孩子守着电脑不知道学什么、怎么学。他认为,这正是在线教育公司的机会所在。

 

  在线教育可以自动进行学习分析,根据每个孩子的问题留不同的作业

 

  在《2014年小学英语教学大纲》上,有如下要求:“利用多媒体教学等网络教学资源,丰富教学形式……让学生体会英语学习的乐趣,注意生活中和媒体上的英语。”

 

  “这些要求都很好、很对,问题是怎么满足呢?”在刘畅看来,教育公平不是所有人享受同样的内容,而是通过大数据来给每个学生匹配个性化的内容。这就是“一起作业网”在做的事情。

 

  比如,在英语课上学了“我的家庭”,那么在“一起作业网”上可以快速找到来自美国、韩国等地的优秀英语绘本和文字,都讲“我的家庭”,同等词汇量和难度。朗读内容、英音美音、男声女声都是可选的。

 

  不仅仅是“一起作业网”,很多创业公司都在内容上寻求突破。

 

  当下正值高中生期末考试季。和以往不同的是,北京、武汉的高三学生将能从这次考试中获得更多有价值的信息。他们如果登陆“快乐学”的网站,在线提交考试作答情况,立刻会得到一张详细的报告单,例如三角函数、集合等知识点,哪些掌握得还不牢固;推理论证、运算求解等能力,哪些需要加强。同时,他们还能得到针对性复习方案和精选练习题。

 

  “快乐学”CEO林应明表示,在传统的题库里,题目和知识点是分列的,要查找很麻烦。“快乐学”实现了知识点与题目的交叉检索。学生可以很快地进行针对性练习,老师出一套卷子也不过几分钟的事情,还能快速查看全班的学情统计,从而在师生两端都实现减负增效。

 

  这种在线教育的方式,让江西省抚州市某县城数学老师李玲很期待。她的班上有80位学生,老师不可能每天对每个学生进行家访,如果有在线教育就会方便得多,老师在线留点儿作业、建个群,就可以知道每个学生课后学习的大致状况。

 

  尚俊杰认为,借助人工智能技术,在线教育可以自动进行学习分析,根据每个孩子存在的问题给予不同的学习指导。同时,也可以使老师从大量事务性工作中解脱出来,比如不用手工批改作业,这样就可以节省出大量时间,可以去思考如何更好的改进教学。

 

  如果能提高孩子的成绩和能力,家长愿意尝试并为之付费

 

  即使有各种人推荐使用在线教育,安徽省合肥市的一位二年级学生家长杜莉还是很犹豫:“在线教育就是对孩子功课的巩固吧?学校作业已经不少了,我不想让她增加负担。另外学习是和老师互动的过程,在网上怎么互动?”

 

  作为国家十二五课题中“新课标形势下小学英语网络作业形式探究”的研究平台,“一起作业网”在全国推广3年多来,刘畅觉得最大的对手就是“长期以来中国传统教育影响下的用户习惯”。

 

  所以,“一起作业网”从小学英语切入市场,是考虑到我国基础教育中英语教育起步较晚,英语老师年轻一些,更能接受互联网,很多基本的电脑操作也不需要培训。

 

  开拓市场时,他们听到最多的质疑是:收钱吗?(不收钱);以后收钱吗?(以后也不收钱);那你们怎么活?

 

  刘畅表示,“一起作业网”还需要两年打磨产品,才可以谈盈利。在1100万免费用户的基础上,他们将继续主推免费产品。这对于公司的生存来说,确实是极大的考验。

 

  在刚过去的2014年,一大批在线基础教育公司在竞争中死掉,其中不乏创业明星的公司,如世纪佳缘创始人龚海燕创办的梯子网。

 

  “个别在线教育企业发展比较困难,可能是因为资金链等原因,并不代表整个行业的商业模式不对。”尚俊杰说,在线基础教育要走得更远,首先要好好思考,目前的教和学中究竟存在什么问题?然后去好好研究,真的去解决教师和学生面临的问题。在此过程中,要去找到自己企业的创新点,而不是一味的去进行同质化竞争。

 

  尚俊杰指出,在盈利方面,要向其他互联网企业学习,寻找清晰的盈利模式,比如靠差异化收费政策,或者靠慈善基金资助等,但是有一点可能要有比较清醒的认识,未来的学习可能真的是免费的,但是包含个性化指导在内的服务肯定是需要收费的,比如从在线教育延伸到暑期游学、报考学校专业指导等。

 

  虽然对在线教育存有疑问,家长杜莉还是表示,如果真能大幅提高孩子的成绩和能力,她愿意尝试并为之付费。毕竟,学习决定着孩子的未来。(王梦影 王聪聪)

来源: 中国青年报

Copyright © jiyout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绩优堂    隐私权政策 京ICP备1305212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