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师》杂志社 与 绩优堂 联合创办!

慕课研究 > 正文

在线课程(MOOCs)的发展方向

  2012被称为“MOOC(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年”,更准确地应称为“精英高校拥抱在线课程”。虽然MOOCs很重要,也仅是一个更大现象的一部分。无论这些在线课程面向初等还是高等教育,学分认证与否,收费还是免费,由盈利还是非盈利机构发布,其持续的增长和接受度都是教育领域一个巨变。今天,你可以在每个高等教育领域找到MOOC。一些诸如Coursera、Udacity这样的积极推动者是以盈利为目的,并且有风险投资的资助,他们总有一天会需要为他们的投资者追求收益和流动性机会。其他像Edx和可汗学院(不是技术上的MOOC平台)是非盈利的,这就意味着,相较于那些努力设计出成功收入模式的盈利性组织,其仅是一般的资金约束。

 

  迄今为止,MOOCs仅仅提供了构成课程要素的一部分:讲座录像。几乎所有其他指望学生自己完成的学习环节都是缺失的:学习精心策划的教材和其他经过专业创建的内容目次、教学设计、评估项目及效果产出的资料。其他由学校提供的配套服务,诸如图书馆和辅导这样的学术性服务(当然还有非学术性服务)同样也是缺失的。所有这些构成课程的关键要素都是需要花钱的。MOOCs没有免费提供这些其他要素,因此实际上没有免费提供课程,仅是免费提供了讲座录像。

 

  尽管如此,MOOCs还是非常棒的。因为它们是大规模的、在线的,使得首次同任何人分享世界上最好老师的课成为可能(严格来说,那些人认为他们是最好的老师,是经过市场动态挑选的)。这本身是革命性的,但也是不完整的。就全球所有教育系统的巨大规模和官僚主义而言,学生主要做两件事情以提高学习成效:1.课堂学习;2.阅读教材或与其他学习资源和配套服务交互。现有的那些所谓的MOOCs(大规模在线课程),这么做是错误的。我希望他们能继续取得进展,但是迄今为止,MOOCs仅是讲座录像。

 

  少数人会奇怪MOOCs有时也会因为质量和留存量而纠结。圣何塞州立大学与MOOC的推动者Udacity进行了开创性合作。6个月后,试点课程报告的故障率从56%到76%不等,圣何塞州立大学宣布将暂停此合作。MOOCs的完成率也有同样的问题。有一半课程的注册用户甚至都没有参与第一堂课。一项研究表明MOOCs的平均流失率为93%。

 

  这并不是说MOOCs不是一个伟大的社会公益。人们似乎普遍将MOOCs的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混为一谈。至少前者是巨大的。在没有任何课堂的地方,它们是很好的替代,这改变了以往的游戏规则。Tom Friedman 关于MOOC写到:通过提供给人们负担得起的教育,可以帮助他们获得一份工作或者帮助提升他们的既有工作,在帮助人们摆脱贫困方面,无可出其右者。巴基斯坦11岁的小女孩Khadijah Niazi以出色的成绩完成了Udacity上的物理课,这是一个特别感人的故事。但是,直到这些课堂录像能融入到课程中并且流失率能够降低,MOOCs关于广泛争议的承诺不会兑现。没有人会去诋毁流失率达到93%的东西。

 

  非MOOCs领域

 

  那些能将MOOCs从简单的讲座录像变为完整课程的改进,诸如高质量的教材、学习资料和配套服务,这些都是需要花钱的。对此,一些MOOC推动者开始提供非MOOCs、有时也称为SPOCs(小型私人的在线课程)的课程。”,Udacity与佐治亚理工学院合作,提供了一个定价7000$左右的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

 

  该方案既不是“大规模的”,也不是“开放的”。但是,它将是未来的发展趋势。在十年内,在美国几乎每一个大型的大学,及其他许多地方也将提供学分认证和收费的在线课程。这些课程对那些无法访问可媲美课程的学生而言特别有用。

 

  一些非常大的著名的公共机构,如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和马里兰大学,多年来一直在做这个。甚至这些机构一度放慢创新现在迅速效仿。根据巴布森调查研究集团(Babson Survey Research Group)的一项研究,2012年,只有13.5%的机构有一些在线服务。此外,许多曾经只提供在线课程的学校现在提供完整的在线学位课程,从2002年的34.5%上升到了62.4%。不只是公立和以营利为目的的大学,在提高他们在网络空间的存在。从2002年到2012年,提供在线学位课程的私立非营利性机构的数量增加了一倍以上,从22.1%上升至48.4%。

 

  在这个新的领域已经产生了新的教育机会和模式。一些小的学校,如南新罕布什尔州立大学,专注于组合尽可能最好的教育经验,同时保持传统社区和区域业务的关系。同时,大型旗舰机构,如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纽约州立大学提供相对实惠的教育,以便为几十万,最终可能百万计的学生提供服务。甚至是精英机构,虽然大部分目前只提供在线学分,总有一天会开始提供在线学位(尤其是海外学生)。一旦它变得清晰,也不会稀释自己的品牌(因为受够了他们的竞争对手已经这样做)。

 

  对那些营利性大学而言,这可能是一个深度的威胁。参加那些有相当开放入学标准的著名州立大学的高品质在线学位课程成为可能。鉴于选择大学课程时机构品牌的极端重要性,很难想象,学生会跳过品牌高的州立大学而选择品牌低的营利性学校。在非营利性学位课程被更广泛地认识到之前,营利性大学仅有短短几年来改善和重塑他们的业务。

 

  商业模式

 

  最近MOOCs已成为在线教育的头号招牌。人们对MOOCs如此兴奋的真正原因,不是因为这些课程本身是什么,而是他们所描绘的美好图景。教育一直有一个获取问题。每个人都凭直觉理解,创建世界上伟大演讲经验的视频版本,揭示了解决这一问题的开端。

 

  对许多有工作与家庭的成年人来说,这些课程提供了一个令人兴奋的方式来提高自己的专业价值和获得晋升,或找到新的工作。当与互联网基础设施和硬件进行创新性的结合,MOOCs也为发展中国家的学生提供了一个机会,可以首次领略来自顶级学校的教育经验。

 

  但是MOOCs的商业价值仍然未获证明。我不相信他们的价值在于企业招聘最优秀的学生。这感觉太愚蠢和狭隘无法证明其商业价值是多么的令人兴奋。但我相信MOOCs的附加价值可能在于作为机构提供SPOCs的率先生成机制。今天,所有离开或置身于正规 K-20 教育(在美国教育中一般将基础教育称之为k-12教育, 同时又根据学 习年限区分为 K-4,K-8,K-12;因此,将与大学的教育的合作称之为 K-20 教育,译者注)之外的人仍然很大程度上对此无视。然而,市场上会有数以十亿的人愿意从信誉良好的学校学习不定期的免费课程。即使你只注册不露面,仍然是有价值的。现在学校(或者是MOOCs的推进者,如Coursera)就会统计到你在培训市场中。他们可以向你提供完整的学习资料和配套服务,提供学分、认证或是收费。MOOCs可以将这个庞大的潜在市场呈现给正规的K-20教育体系,这将是史无前例的。

 

  这些高产值、学分认证的在线课程,将在进行的教育变革中发挥核心作用。那些大量的干扰者会是教育机构本身。从K-12至大学水平,学校将提供高品质的在线课程(市场将快速按优劣排序)。他们将贸易信贷更容易比他们今天所做的,使之按可比价格学校的学生可以很容易地从任何一所学校的在线直播课程。这将允许学校把重点放在他们是最好的,并给学生题材和生活方式的选择,他们从未有过的。据预测,高等教育的一半将有一天会提供在线直播,或许一季度K-12。如果这是真的,它会在全球范围内,显著提高的机会,让学生在这个过程中,并创建一个新的万亿美元的产业。

Copyright © jiyout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绩优堂    隐私权政策 京ICP备13052121号-1